你要死掉了 文章内容摘要:现在由我为大家讲个笑话。 题词是《你要死掉了》
妇人上街,姿态妖燎,屁股老扭,身上钥匙,难以招架,晃来晃去,脱离妇人,掉落地面,一位帅哥,走在后面,出于本性,,忙喊妖人:“大婶,你钥匙掉了,你钥匙掉了。”妇人回头,对着帅哥,一顿暴骂:“你才…

“不行不行这是我给小影摘掉!我就要我自己摘的!军工大哥谢谢你!我就是明年再来我也得把兰花找回来!”我就推开他的手坚持着要自己走。大黑脸怅然若失:“哎!你站住!你走了我怎么办?”“什么怎么办?”我站住回头纳闷,“该怎么办怎么办啊?”大黑脸有点着急:“我跟谁说话去?!好不容易今天礼拜天,我还有个人说话,你这走了我跟谁说话去?!”我就一指那个士官:“他啊!”“他会说个鸟儿啊他?!他要会说话我能成天闷的要命!他就跟个影子一样就会跟着不会说话!”大黑脸急了,“你不能走!”“那不行!”我梗着脖子,“花儿是我给小影摘的!我一定要找回来!”那个士官想说话但是大黑脸一瞪他就不敢说了低头把橡皮艇最后叠好往自己肩上扛。“反正你不能走!”大黑脸插着腰一幅命令的姿态。我还就不吃这套!别看你对我好但是我就不能让人命令我我是军人被上级命令那是应该的,但是你是个军工我怕你个鸟?!再说那是我给小影摘的就是大灰狼来了我都肯丢命不肯丢花儿我干吗要因为你不去找花儿?!我就走。“哎哎!”大黑脸在后面无奈的喊我,“你怎么去啊?”“走!”我咬牙走着。“你这不要走到明天去吗?”“走到明年我也要走!”我心一横,“我不能把花儿丢下那是我给小影的!”“好好你回来我给你想个办法!”大黑脸叫我。我回头:“你有什么办法?”大黑脸:“反正就是有办法,你这个样子不能走回去!”“那你开车送我回去啊?”“我也不回去了咱俩开车耍去!这边林子可漂亮了保证你没有见过!”大黑脸跟哄小孩一样哄我。“我不耍,我去找花儿。”我掉头就走。“那行我给你找!”他喊我。我回头:“怎么找?你也不肯开车送我,我自己走又不让走,你到底想怎么样啊?”大黑脸一指那个士官:“他去找!”那个士官刚刚扛着橡皮艇往车上放,听见了吓了一跳。我看看他:“不合适,干吗要人家跑那么远啊?”大黑脸就说:“他最近就闲着发毛想运动运动,业余爱好就是操舟今天为了救你没有玩爽。让他回去玩玩吧——”他看那个士官,“你说是不是?”士官为难的:“……是。”大黑脸眼一瞪:“怎么的?!你不乐意啊?”士官:“不是这我去了谁开车啊?”大黑脸手一插腰:“我不会开啊?”士官忙解释:“不是,这……阿姨专门叮嘱我你不能开车,最近你心脏不是又不好了吗?”大黑脸急得指着他的鼻子骂:“你是个死脑筋啊你?!我好不容易开心一次你还跟我过不去啊?!啊?!”士官忙立正:“我错了!”大黑脸:“知道错就好,说你也跟说木头似的!钥匙给我!”士官:“不行!我答应过阿姨的!”大黑脸急得不知道怎么办好:“我就没见过你什么时候通融我一下!摩托你给我收了不算还说表现不好不还我,现在连车都不能开了?啊?!我还是不是大……大黑脸了?!我鼎鼎有名的大黑就要老是听你的鸟指示?!钥匙给我!”士官崩着脸:“不给!你打我骂我都成,车不能开!”大黑脸急得:“这还有没有自由了我?!”士官:“反正说下来天,你就是枪毙了我也不给你!”大黑脸没办法了,看见了我在那儿傻了眼的看:“你你你——你会开车吗?”我急忙点头,我早想过过车瘾了在侦察连的时候我没事训练完就去车库开我们侦察连的大屁股班用侦察吉普车满操场忽悠。那儿没人训我都疼我,连里车管干部让我随便开不出院就行。来了这个鸟地方什么游戏都没有了。大黑脸就指我冲着士官:“钥匙给他不给我成了吗?我最后跟路上抓个兵给我开回去成不成?”士官还在犹豫。大黑脸怒了:“人家军区侦察兵比武出来的你还信不过怕啥啊?你没考过复杂地形车俩驾驶这一项吗?”士官想想:“是!”跑步过来钥匙塞到我手上还用力的握握千言万语尽在这一握,半天没松开,他才看着我的眼睛说:“小心点儿!出了事儿我一定要收拾你!”我被吓坏了拿着钥匙不敢接。“妈拉个巴子看你把人家孩子吓得?我是纸糊的吗?!”大黑脸怒了,“赶紧滚!去把那什么花儿给我找回来!找不回来你就别回来跟山里喂狼崽子!去!”士官一敬礼:“是!”马上利落的从车上取下橡皮艇气管船桨什么的开始吭哧吭哧打气。大黑脸过来扶我:“咱们走!开车耍去!”我犹豫的看士官:“这合适吗?这个班长……”“他就想运动运动操舟玩。”大黑脸挤挤眼问士官,“你说是不是?”士官就立正:“——是!”居然没有任何不愿意!我就纳闷,这两个多小时自己操舟可不是一件很让人享受的事情!屁股坐疼来回换地方都没有用处不说,还一路没人说话呢!大黑脸就拉我:“这狗日的地方从那个狗日的大队长到下面没一个不是鸟人!走!开车耍去!”士官突然起身:“等等!”大黑脸回头:“还想作啥?”士官摘下腰间的手枪和枪套,甩给大黑脸:“你带着用,你不在我拿着也没有用。”大黑脸接过来:“这还差不多!——走!汉子,我带你打兔子去!这山里兔子可多了!”我就跟他走了。

  第十一章    正邪一念    行胜于言    本故事纯属虚构    云在飞被打倒在地口吐鲜血,那天门山·天门道友叫了一声捆妖绳…那绳子像条飞龙一般呼啸而去,云在飞看事不妙,一个纵身想要逃窜,    只见那捆妖绳变的又长又大,速度如闪电一般绑在了云在飞身上!啊……扑通……云在飞从半空掉在了地上……!    心柔道;这妖人无恶不作,让我一剑刺死他算了,逍遥急忙…且慢;曾经苍云山大战之时,他被那邪刀控制心魂,入魔还让咱们快逃,也许他本性不坏……    云在飞被绑的死死的,大叫着,五个打一个,算求本事,来给我单挑啊!哈哈哈…哈哈哈!调皮的心悦来到云在飞跟前,扭了扭云在飞耳朵道;你这大魔头来单挑啊,放开我;有胆量放开我,心悦道,店小二把辣椒拿过来,这魔头再敢叫“就让他吃辣椒”众人一听哈哈大笑,那云在飞变老实了许多。    云雷大声道;五位英雄好本事啊!今天晚上我坐东,给五位英雄接风…!好!!!这时一位壮年走了过来,双手抱拳道;五位英雄久闻大名,杀死狼妖江湖传的沸沸扬扬,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我乃芒砀山紫阳真人门下弟子玉恒子,你们几位朋友我交定了,哈哈…逍遥等抱重拳回礼!一时间三十六坐名山,一百零八位道友,你捧我赞。……上酒……干干干……    逍遥拿着酒壶来到云在飞跟前道;云兄:请,被绑着的云在飞看了看逍遥,笑道:哈哈哈!没想到连我二十招都接不了,这帮人还敢成以为英雄…!哈哈.可笑……逍遥道;我是打不过你,可我从不做那些伤天害李之事.!而你打家劫舍,无恶不作,难道你打的赢我就可以被人尊重吗?哈哈哈弱肉强食,天经地义!我行我素,有管他人如何,在看你们这些道人,虚情假意,看似谦谦君子,却个个心怀鬼胎,哈哈哈……你说什么…再说一遍……众人大怒,心柔拔出宝剑道;被想留你一命.可你不知悔改,想到年一帮强盗屠杀了明泉镇,而我是明泉镇唯一的幸存者……这仇就有你来偿还吧……逍遥;且慢……云兄…我相信你是被那邪刀迷住了心魂…今日我等将你打败,是以多欺少,今日我将你放了,希望你能改邪归正。你若再敢伤天害理,我学艺归来定将首刃了你……说着;逍遥喊了一声:天门道兄;还是放他走吧,免得让人耻笑,众道友力战他一人……嗯好的!这时天门道友念了几句咒语…回;那捆妖绳嗖嗖的从云在飞身上落下,回到了天门道友手上。    云在飞.站了起来,看了看心柔,问到;你是当年明泉镇一位大婶救走的那个小孩吗?心柔道;你是何人,为何知道当年之事!云在飞又问;你可听哪位大婶说过,你有一位姑姑名叫祝秀莲!也是嫁给了明泉镇一位猎户……心柔不解道;当年听师祖说起过,有一位姓云名天笑的猎户经常和我的父亲一起打猎……云在飞心痛的道;那云天笑正是我的父亲…!你的姑父……    云在飞;当年众强匪屠杀镇子,母亲将我隐藏在地窖之中,我亲眼看着父母被杀,而我太小,听了母亲的话,不敢吭声,所以躲过了一截。这么多年,为了给明泉镇死去的相亲报仇我四处寻找名山拜师,却被人说,我杀戮太重,不敢收我为徒。最终遇到了我的师傅;黑风道人…可我报仇心切十五岁大闯骑马山,可没想到王老大之子“王鹏”如此厉害大战三十回合我就败下阵来,也许那王鹏真的心善,不忍杀我,而且放了我,但为了替父母和全镇老幼报仇,我偷练了师父独门秘籍“黑风剑法”可是还未能打败王鹏…!我那师父原本就是邪恶之人,看我报仇心切,便把我送进了阴风谷,拜那阴风道人为师传我“赤影魔功”又指引我去芒砀山,盗取斩龙刀,又进了碧水寒潭杀死了神龙兽,吃了他的龙胆……二十岁那年,我又去了骑马山,杀死了一心向善的王鹏…!夺取了他的武功秘籍,“天劫剑法”法力和武功“人界”几乎无人能及…!后来我发现我也有善良一面,一心想做好人,但是那把魔刀不知不觉控制了我的心魂。直到魔刀被那老头抢走,我的心神才渐渐清醒……    心柔道;你杀死了王鹏,你可知那王鹏虽为王老大之子,却从没干过坏事,云在飞;我当然知道,可我一直被心魔所控,再加上明泉镇仅剩我一人!每天我都活在消极之中,直到遇见你,我的亲表妹;我的心魂才变得这么清醒。心柔道;你若真想认我这个妹妹,你能改邪归正吗?自古正邪不两立,倘若你不能改邪归正就算我是你妹妹也不会认你……    天门道长;云兄,那昆仑设有三关;玄关,灵关,和仙关。倘若你能过关,不但可以洗去你身上的邪气,还可以修得仙身,更重要你可以与妹妹相认,你看如何……    云在飞;我作恶多年,你们会给我从新做人的机会吗!心柔;哥哥,论亲戚你和心悦是我最亲的人!你法力高强,听说昆仑三关,十分艰难,望您能帮助妹妹和众人顺利过关。    心悦;云在飞心柔是我姐姐,你是他亲表哥,那我也是你亲表妹,你一定要去闯关,到那时候你改邪归正,又帮助我们这些道友过关他们不但对你感激,还会更加钦佩,到那时你可谓是功德无量。    云风道友;云兄你法力高深,望您能帮助众人顺利过关,众人感激不尽…!    “众人”……还请云兄相助……    云在飞得到众人夸赞,那邪恶的心魔几乎凭空消失,大声道;我云在飞愿同大家一道闯关,若真能改邪归正,我云在飞感激不尽…………“众人”好!好!……    午夜的西昆仑客栈无比热宣,大碗的酒吆喝着干干干,云在飞被正义所激燃,狂饮盅酒把盏,正邪乃是一念,洗心革面,挥正义在天地之间,今夜无眠,伴着酒意,向昆仑闯关……    

娱乐手机客户端 1

我觉得自己身体不好,觉得好像全世界就我的身体是最差了;我觉得自己智商不行,做什么事情都被别人笑话;我觉得自己能力不行,从来没有一件事情让自己满意。生活一片混乱,事事都觉得苦痛,终于不禁要问问上帝,有没有什么工作轻松又舒服又不累的?

现在由我为大家讲个笑话。 题词是《你要死掉了》
妇人上街,姿态妖燎,屁股老扭,身上钥匙,难以招架,晃来晃去,脱离妇人,掉落地面,一位帅哥,走在后面,出于本性,,忙喊妖人:“大婶,你钥匙掉了,你钥匙掉了。”妇人回头,对着帅哥,一顿暴骂:“你才要死掉了,你要死掉了。。。。。。”帅哥无语。


上帝是个老头,他现在比以前更加爽快了。为什么说他是老头了呢?是因为上帝已经活了太久了,久到都不知道有几百年了,到得现在就算没有死掉也已经是老得可怕的老头了吧?而老头总要表现得和蔼可亲才会受人尊敬的,那么爽快就是传达和蔼可亲的一种方式,上帝是没有理由不爽快的。那么上帝说,有的,我会尽量满足你。你看我做的这个棺材,虽然还没有修饰得美丽,看你这么着急,你就先躺在里面吧,没有比这更加轻松舒服的了。这么说,上帝是不怕辛苦的,他是活到老忙到老的,再加上乐于助人就更加地显得和蔼可亲了。

TOP.1

我说,让我再想想吧,躺在里面真的很舒服吗?我先在里面坐一坐看怎么样可不可以?

舅舅好赌,家里是舅妈管钱。

这个……我也没有这样的权力,你自己看着办吧。这么看,上帝的权力也不是可以大到无法无天的,那么好些假借上帝之名做出来非人性之外的事情,是可以想象得到而预知;但并非是人都有这能力。所以上帝也就多了去,个个也都真!

前几天,舅舅偷偷拿家里的钱打麻将输了……外婆恨铁不成钢,一气之下,抄起拐杖就往舅舅身上招呼,把舅舅打伤了。

我说,上帝我就这么个要求了,这样都不行吗?万一躺着不好呢,我要是不舒服呢?我还是有很多疑问的,况且在我心里上帝肯定而一定是万能的。

我去看舅舅,心疼的对外婆抱怨道:“外婆,你对舅舅也太狠心了吧!”

上帝摇头晃脑地说,只怪我满足你的太多了,你就会感觉自己好像得到的越来越少,越来越难满足你了。哎,不过你还有什么要求呢?我觉得我还是应该尽量满足你的。

外婆叹气道:“我还不是为这臭小子好啊?幸亏我抢先出手了,要是由你舅妈出手呀,你舅舅指不定现在在急救室抢救呢!”

我说,我觉得我好像也没什么要求呀,只是这么小个的空间天气太热了怎么办?我好像忘记了第一个要求而提了第二个要求,一面又觉得十分讨厌麻烦,这上帝是这么的啰嗦,一点不爽快。


上帝说,这个可以有。说完拿起工具在侧边开了一个口。问道,你看满意不?

TOP.2

我说,好是好了,要是天气冷了呢?我觉得我这些年来越来越怕冷了,我自己都能看出来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差了,看你这个一点保暖的都没有。我好像是越来越担心,越来越焦虑了。

我妈去楼下买酱油,她刚出门,我爸就喊我去把厨房地拖了。

上帝说,我也没什么可以给你保暖的呢,这样吧,我把自己的披风脱了放在下面给你垫着。说完就把身上的披风脱了放上去。

等我吭哧吭哧拖得差不多时候,听到敲门声,我爸喊我去开门,他顺手就接过我手里的拖把。

我看着上帝越来越真诚,觉得很满意了。突然想到自己很怕黑,便摇了摇头说,我很怕天黑怎么办?可以点一盏灯吗?

等我妈进来到厨房一看,再回头看到我爸手里的拖把,就说:“哎哟,老头子没想到你这么贴心,把地拖那么干净。”

上帝很是为难了,说,我还没办法在这里面创造一盏灯,这样吧,我在里面散一些会发光的东西你看行不行?我说,不要太亮的,太亮了眼睛会闭不上,像月光的会比较好……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我的要求变得越来越多了,上帝得越来越忙起来,一直在我的眼前晃来晃去的,晃得我眼花瞭乱,头晕目眩,人也焦躁不安起来。叫道,你停一停好不好!

我爸很自豪地说:“没什么啦,厨房地有点脏,配不上这么贤惠的你。”

上帝便要停下来,但身子仍然往前冲了一段,双手抱的头说,我头好晕呢,我看不行啊。我还来不及再问几句话他就倒在地上了。

我妈开心的哟,眼睛都睁不开了。

我叫道,你怎么可以这样子呢,起来!你就这样丢下我了,你是上帝呀!我用力地摇着他的头,然而他只看着我并不说话了,但睁大着的眼睛只是消沉地看着,看得我心里发冷,仿佛是我对不住他,却也不肯说话,我禁不住这看了,越来越觉得自己要生气,直想把他下扔不管了,再看了他一眼,他的眼睛慢慢地闭上了,只见这脸上有点红红的,也不知道他是累了还是病了,到了现在已经没有生气了。只好把他的头放在地上
,站起来要走开,又觉得十分的无聊,害怕他没有完全的死掉,要是醒来了没人照顾怎么办?我转过身来,往他身上踢了两脚,这死尸没有动弹,想也没什么可能活过来的希望了,
我还有好多要求还没说出来,心想这死尸也帮不了我了真是太没意思了,我今后该怎么办呢,我越想越想越生气,越是生气越是烦恼,便在这个死尸上发泻起来,弯下腰伸手一把抓起他,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既然抓起来了,也就顺手把它扔进棺材里面,不想上帝的尸身这么高大,还有大半截露在外面,把他挤压了好一会还是没能把盖子盖上,自己也弄得又累又饿又渴,人也更加烦躁,我发了疯的叫道,好难受啊!便在这尸身上狠狠的打了好久,总是没看到他软下去。也就跳到棺材上狠狠地踩了他三天三夜,终于踏得平平稳稳了,等我跳下来时,两腿发软,走路都很困难了。心想,我还是快点走吧,也许还有另外一个更好的上帝在等着我呢?哎,这想的是什么呀?自己也摇头,也许趋淡附势是人的本性?也许吧。

吃完饭后,我爸就乐呵呵地跟我妈说:“刚才老张喊我打麻将,三缺一。”

我刚走了几步,不想听到一声啪的声音,吓了一跳,接着身后传来了:你是骗子蛀虫骗子蛀虫!我回头一看,上帝的的灵魂正摇摇晃晃地追着我来,还有个声音一直喊:骗子,蛀虫,骗子,蛀虫……吓得我不敢回头,狼狈地逃窜。那声音总不停下来,直喊:骗子,蛀虫,骗子,蛀虫……

Emmmmm,我……感觉我爸在把我当傻子使唤………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