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笑恶魔同学
文章内容摘要:有一同学叫王强,我不得不写写他。因为他实在太搞笑了,而且长的也很有特色——他左边鼻子上有块胎记,所以他的鼻子一半是黑的,另一半是白的,一般人看过他以后,很难忘记他。
特点一:流氓
还很小的时候,我们就在一起读书了。有一段时间,很多女生都爱穿…

大头虽然智力有问题,可生理机能没毛病,身体倍棒,吃嘛嘛香。吃的多了,拉的也多。

  “清风啊!等下!”

4月9日,永嘉碧莲中学99届文理2班的同学们再聚首时,这样一份“神考卷”摆在他们的面前。校长、班主任监考,无标准答案的考卷,填涂名字次数最多的人取胜。除了考试,他们还通过模拟课堂和双人跳绳、滚铁环,做广播体操等项目,重温校园生活。

十岁那年的一个周末,小升初,实在受不了了苟老师的背概念式补课,我逃学回家。

有一同学叫王强,我不得不写写他。因为他实在太搞笑了,而且长的也很有特色——他左边鼻子上有块胎记,所以他的鼻子一半是黑的,另一半是白的,一般人看过他以后,很难忘记他。特点一:流氓
还很小的时候,我们就在一起读书了。有一段时间,很多女生都爱穿裙子。他和班里另几名男生特流氓——掀女生的裙子,扒女生的裤子。有个很漂亮的女生就曾经被他扒过裤子,第二天,那个女同学的妈妈找到学校里来了,当众把他的裤子给扒了。套用他的一句话叫“人不下流枉幼年”!到现在,我还老拿这事糗他。特点二:盲从.后来我和他同桌。有次考试,他对我说:“姐儿大姐儿大大大姐儿,你的答案就让我看一下嘛。”受不了他的软磨硬泡,就把答案给他看了。由于第一题被我用本子盖住了,他把第二题的答案抄在了第一题生命。后来考卷发下来,结果他得了一排的红XX。.同样又是考试,他有道题目做不来了。于是他前后左右都看了看,当时他的坐位是班里最好的。后来他发现我们四个人的答案都不一样,他就随便写了个答案。考卷发下来后,我差点笑晕了,因为他把A
B C
D四个答案都写上去了。特点三:挺身而出.我和几个同学到学校附近的小河里扳了几个螃蟹,上夜自修的时候,我把一个螃蟹放在了前面那个女同学的桌子上,结果把她给吓哭了。王强劝导她:“不好意思啊,我本来是准备教它向前走路的,没想到它居然横着走,还跑到你那儿去了,哎,都怪我管教不严。”我听了,差点笑死了。.有一回,我拿起书本砸一个男同学,没想到砸到了另一个同学。那个同学吼道:“是谁砸我的?”我看了王强一眼,他向我点头微笑,我以为他又要挺身而出,没想到他说了一句让我吐血的话:“不是人干的!”特点四:瞎喊.我们刚学完《十里长街送总理》,老师还要求我们背诵,所以我们时不时的冒出一句“天灰蒙蒙的…….”科学课上,老师讲到天气很好:“天….”
王强喊到:“灰蒙蒙的。”老师吼到:“死人啦!”
“啪”的一声,一本厚厚的字典落在了他的头上。.语文课上,老师问道:“古时候,称呼‘我’的方法有哪些?”同学们回答有:“吾,余……..”王强喊到:“寡人,朕啊
~”老师没理会他,又问:“还有哪些?”王强又喊到:“老衲,贫道啊~~”班里已经笑成一片。特点五:无厘头.班里有一特漂亮的女生,很多男生都暗恋她。有一天早上,王强拿着一枚戒子,走到她前面,并且单膝跪下。随着一道优美的弧线,那枚戒子准确无误的被她扔到了**桶里。王强说了一句:“幸亏不是真的,地摊货,一块钱一个!”.某同学喊到:“王强,来首《秋天不回来》。”王强走向卫生角,拿了把笤把,一只脚踩在凳子上,把笤把架在腿上。然后模仿明星弹吉他的样子,唱到:“就让秋天……..”那个场面,把我的眼泪水都笑出来了。特点六:诚实
听完一个笑话后,我一直在笑。他说:“大姐,我求求你别笑了,成吗?”我问:“为什么?”他说:“三楼都快踏了!’我说:“不会吧!”他说:“有句话我早就想说了,你哭的时候,我有种想笑的感觉;你笑的时候,我有种想哭的冲动!”

每当大头要上厕所拉屎的时候,他都拦着不让去。大头没办法,只好坐下继续上课。

 
青年回头一看,是同学桑梓镇和阿央。哎呦,这对好哥们,走哪都不散。“喂,你俩,咱迟到了知不知道,快点吧!”青年大声对他们喊到,跑着,气喘吁吁的。

新浦京官方网站 1

彩霞在家里正在和姐姐在玩跳方。她每天给她父母说是找我姐姐喜儿玩,其实我知道,她是来看我的。

不一会儿,大家闻到一股怪味,老师问,这是什么味?

 
“叮-邦-邦-邦!”最后一刹那,他仨跑进了教室。上课了,老师来了。又要开始一整天无聊的课程。

同学会试卷

实在不想去学校了,烦透了。面临小学毕业,班主任李老师整天乘着我们五年级的还没走,准确些说班里有个十五岁还算漂亮的女同学还在他自己的手掌心内,整天把这个女同学喊到他的办公窑洞里,关着门,一去就是大半天,也不知道在干嘛。苟老师是有名的暴力狂,不会教书打人很在行。本来,李老师负责语文,苟老师负责数学,那段时间,李老师忙于给女同学开小灶,苟老师边带数学边补习语文,整天逼着我们背诵什么是主谓宾,什么是定状补,真是烦死了。

坐在最后排的大头颤巍巍的举起手来说,老师,我拉裤子里了。

 
清风望着窗外,回忆着那个一直记在心里的名字–“彼得露”,她是谁,她在哪,她又要做些什么,梦中的情节不断浮现在眼前…

当年谁是班里的“楚留香”,最讨女生喜欢?当年谁最拥有一颗外冷内热的“闷骚的心灵”?在“学霸”一词还没有流行的时候,谁早已经是班里公认的学霸……时隔20年,这些问题的答案你还能脱口而出吗?4月9日,永嘉碧莲中学99届文理2班的同学们再聚首时,这样一份“神考卷”摆在他们的面前。校长、班主任监考,无标准答案的考卷,填涂名字次数最多的人取胜。除了考试,他们还通过模拟课堂和双人跳绳、滚铁环,做广播体操等项目,重温校园生活。

彩霞眼睛小,我们三个一起玩的时候,她总是眯着眼睛盯着我看,笑的跟朵花一样。那时候她八岁,不爱念书,但她喜欢我,这些连她妈妈和她几个大姐都知道,她们不过就是睁只眼闭只眼不深究到底在和谁一起玩罢了。

全班哄堂大笑,包黑子笑得更是前仰后合。我就纳闷了,你离得最近,不是先臭你吗?为什么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呢?

 
“清风!你来回答一下这道题吧。”伴随着老师突然的问题,清风迷茫的站起来,班里男同学笑嗝不停,女同学在脸上透漏着着急,还有小声说答案的……

重返校园

那时候,我们三个经常一起上山打猪草,一起下碱沟铲柴。彩霞也提着一个小篮子,不过是一会帮我姐,又一会帮我,她自己篮子里的也是和我们一起拿到我家里去。有几次我们仨在路上碰到她姐和她妈,大人们便说着一些她眼睛小我眼睛大不怎么配的让人听不大懂的话,一路进村里后我们仨还是一起先回我家,是的,感觉我们仨才是一家人,她妈妈应该知道女大不中留的道理嘿嘿。

虽然包黑子总是第一波遭受生化攻击的人,可他就是对比乐此不疲。大头妈妈每天都要给大头洗裤子,并告诫他,以后有人再拦你上厕所,你就直接在那拉,但是要记得脱裤子。

 
“答案啊…是…”清风还是不走心,依旧想着自己的梦,想想自己平常学霸的脑子去哪了,大家都不敢相信这是平常的清风;今天他很不同似的,仿佛他每天都变一个样,大家都不了解,是因为那个梦吧。

神考题难不倒同学

那天,我实在讨厌够了苟老师,除了满口唾沫的让人背概念以外,他估计也没有其他的本事。班里毕业的气息让人心慌慌,也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三个同班的女生都十五六岁了,比我大好多。一个是李老师的亲妹子,一个是李老师的堂妹子,剩下一个是我们村的阿芳,所以,阿芳最被李老师特别关照。

大头果然是这么做的,当着全体师生的面,脱下了裤子酣畅淋漓起来。

  “答案…
…”青年望着窗外…等等,那是什么,一个神奇的东西吸引了他的注意。

“第一次开同学会是以这样的方式,非常有意思。”参加此次同学会的徐同学说,他们碧莲中学99届高一2班的同学,在文理没有分科前,一个班级有100多个同学,这次一共来了70多个。

其他的男同学也都比我大五六岁左右,他们都知道李老师在给阿芳补什么,他们都懂。班里便没有什么学习的气息,反正就都要离开了。不管是从此辍学还是考上中学抑或高学费买到中学去,或者转到乡里的小学再复读,反正都是要离开了。有人便开始想留点念想,想谈恋爱。很多男生选择的余地并不大,可以说几乎没有的选,便开始抢那个李老师的亲妹妹,堂妹实在丑,所以亲妹妹被好几个男同学抢。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