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手机客户端 1

与世隔绝的小镇,平静又安宁,唯一通往小镇的路上,一辆马车慢悠悠地驶来,一阵风吹过,撩起布帘,车上是三位少年。

我们村子里最酷的老人,终究还是死了。

第十章  灾祸·其四

已经接近疯狂了的村民,闯进了廖家,将那只有十岁的小孩子抓了起来。

我却只能看着这一切,什么都做不了。

我也尝试向父亲求救,父亲却只有沉默。我心灰意冷,以往那么和蔼的父亲,竟然会默许这种暴行!

当天,由于仪式没有准备好,村民就只是将小女孩囚禁了起来,为了防止她逃跑,全天都有人看守。

第二天,仪式正式开始。

小女孩什么都不知道,却被五花大绑地绑在柱子上,下面,村民们纷纷献上自己的财产,点上蜡烛,男子则在那里画符念咒。

不管女孩如何哭喊,台下的人都不为所动。

我双手握拳,不行,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我也是快要成为父亲的人,看到小孩子哭喊成这样,再想到接下来她要承受的痛苦,我真的忍无可忍了!

我跑上那孩子的身边,试图解开绳子。小女孩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救救我!”

我看着那哭成泪人似的小女孩,真想将下面的人全都揍一顿,揍到他们清醒为止。

男子看到我去解绳子,马上大喊:“快上去阻止他,要是那女孩走了,仪式就不能完成了!”

然后立马有好几人上来将我压倒在地。我挣扎着,咒骂他们是畜生,咒骂他们枉为一个人。他们却不为所动,将我拖到了一边。

我真的愤怒到了极点:“你们真的疯了吗!快放了那孩子!”

小女孩看到我被抓住了,哭得更厉害了:“浩哥哥,救……..救救我!呜呜呜。”

然而在场的人都不为所动,继续着仪式。

仪式结束,男子发话:“由于村长的儿子半路干扰,这个仪式还需要一次才能完成,明天晚上,还请大家拿上东西,继续第二次仪式。”

村民听到说是因为我才没有完成仪式,纷纷向我投来愤怒的目光。

于是,全都上来,趁着我被抓住的时候,将我狠狠地揍了一顿。

终于,他们都打累了,纷纷走了,还将小女孩带走了。我遍体鳞伤地躺在地上,动弹不得。

我再一次感到了自己的无力。

村子里爆发瘟疫的时候是这样,这次,我居然连一个小女孩都救不了!

过了好一会儿,我才有力气爬起来,一瘸一拐地回家了。

我原本以为这是我最绝望的一次,却没有想到,还有更加绝望的事情在等着我。

我一边回家,一边在想该怎样解释这身上的伤。打开房门,却发现妻子倒在了地上!

我赶紧过去,想要抱妻子回床上躺着,却发现她浑身发烫,我的内心降到了冰点,妻子得了瘟疫………….

妻子还有一个月就临产了,却得了瘟疫。我坐在床边,握着妻子的手,眼泪不争气地掉了下来。

第二天,村民们再次举行仪式,我也过去了。

村民们看到我过来了,都警惕着我,怕我再次捣乱。

小女孩泪眼汪汪地看着我,用救助的眼神看着我。

而我,拿出了玉帛,放在了祭祀的台上,退后。

男子的眼神从厌恶,变成了满意。

村民们的眼神从警惕,变成了无视。

小女孩的眼神从求助,变成了绝望。

我站在一边,深深地低着头。

男子继续仪式。这次,女孩再也不哭不闹了,她的眼神已经变得空洞无神,因为她知道,这个村子,已经再也没有一个人是帮她的了。

在仪式举行完的第三天,村子里得了瘟疫的人慢慢地开始好转,最后康复。

而依然被关着的小女孩,则全身发热,痛苦得连坐都做不起来,这是瘟疫的症状。

我的妻子也在一天一天地好起来,我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内心满满的负罪感。

男子将举行仪式的时候,村民们献上的财产全都据为己有,然后教会了村民们仪式的方法,最后离开了。

我原本以为,村民们会就此放过小女孩,我没想到,他们再次举行了仪式!

我抓住为首的一个人大声质问:“瘟疫都转移过去了,你们还想做什么!”

那个人使了一个眼神,立马上来了几个人来将我抓住,然后得意地说:“你们浩家,对我们村民不管不问,得了瘟疫也无所作为,不配做这个村的村长,从今天开始,我就是这个村的村长!”

我更加愤怒了:“你放屁!”

那个人却不理会我:“那个人教给我们的仪式,瘟疫都可以转移,那岂不是天灾人祸都可以转移?现在我宣布,今后村子,每年都举行一次仪式,将我们今后一年的灾祸全都转移过去!”

“好!”

“就是应该这样!”

“这样我们以后都不怕有什么灾祸了!”

…………….

我看着眼前的恶鬼,这些人已经丧心病狂了。

就这样,我父亲的村长职位被剥夺,那个人成了新的村长,每年一次的仪式,也成了村子里的传统。

瘟疫过后,村子里再次繁荣起来,再次凭借着出色的编织商品走进了人们的视野。

我的孩子顺利出生了,是个可爱的小男孩。

十年过后,我儿子看着村子里的人都张灯结彩,举行仪式。抓抓我的袖子问:“父亲,他们都在干什么?”

我看着儿子,再看着那些举行仪式的人们,回头对儿子说:“文仔啊,你知道吗,我们村有个神仙姐姐哦。”

“神仙姐姐?”

“是啊,神仙姐姐可以给我们带来好运,只要我们举行仪式,神仙姐姐就可以将我们的灾祸都带走哦。”

“什么是灾祸?那是坏东西吗?”

“对哦,那可是一样很坏很坏的东西。”

“那神仙姐姐会把那东西放到哪里?”

我一时语塞,想了想说:“这个父亲也不知道了,如果你以后看到神仙姐姐了,你可以去问问她哦。”

“好!那我以后看到神仙姐姐,我就去问问她。神仙姐姐人真好,会将坏东西带走,以后如果我看到神仙姐姐,我一定要好好谢谢她!”

我看着儿子天真的笑脸,心里充满了内疚。

自从村子里开始举行那仪式之后,我一次都没有去看过那个小女孩。

心里的内疚挥之不去,我什么都做不了,我只是一个平凡的普通人,我只能这样安慰我自己。


《飘缘客栈》目录

上一篇  灾祸·其三

下一篇  灾祸·其五

阅读: 103 次

     
 他们是不久前在远方圣殿顺利完成学业的结业生,而上次他们出现在这条路上的时候还是是15年前在马车里混混欲睡的天才儿童。

之所以说他很酷,是因为他和其它所有的老人都不一样。他不会唠唠叨叨个不停,不会倚老卖老的训小辈,也不会因为时日无多而性情大变。

清晨的阳光照进了村子,消除了村民前一天劳作的劳累,唯有菜月昴没有得到夜神的眷顾。

     
 小镇有个传统,每隔十年,都会选三个最聪明的所谓天才儿童送往远方的圣殿学习。三岁及以上的孩子才有参选资格。而要成为天才儿童,必须通过智力测试,外貌打分,身高评比,身体检查等等几十项的综合测评,才能得到一个分数,而得分前三者可前往圣殿。

在我的记忆里,他总是在村口站着,孤独的像一棵树,眼睛里流露着我不能理解的感情。

村子渐渐的热闹了起来,村民走出了房门发现了躺在树下的菜月昴。村民聚在菜月昴的周围议论纷纷,菜月昴依旧一动不动,一位大胆的村民走近了菜月昴,脚将菜月昴翻了过来,菜月昴正面朝上。

     
 这项活动几乎是全镇人那年的所有事情,有适龄孩子的家里为自己的小孩而忙碌,没有适龄孩子的家里则为成为评委或者后勤人员。总之,大家张灯结彩,大张旗鼓。

老人一直高高瘦瘦的,精神矍铄神采奕奕,年轻时估计是个美男子,村里的其他老人证实了我的猜想,他们都称他为十二少。十二少是我们这一带最大地主的儿子,年轻时家境殷实,在家里排名十二。建国后的一场大运动,家产被全部抄空,他的爸爸被活活打死,妈妈也疯了,哥哥姐姐死的死跑的跑,他年纪最小算是没受什么苦,躲到了我们村子里以前的雇户家里,这么一躲,就是五十来年。

“——这不就是昨天来需按照工作的少年吗?真的可怜啊。”

     
 而选出的孩子则会由圣殿使者寄走,晃晃悠悠的马车,走在那条细长的小路上,从日出到月明。

我听很多老辈人谈起来,都觉得很惋惜,十二少的父亲并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相反的,作为一方申豪,逢年过节的时候会给穷人家送吃的用的,遇到那些揭不开锅的苦人家,还会免费把土地给人家种。一大家子人都比较和气,有钱归有钱,却从没干过仗势欺人的事,颇得民望,倒是和很多书中对地主的描写大相径庭。十二少性格温和,遗传了父亲的性情,对每个人都很真诚,在那个年代,他就和所有的农民都不一样。

一些村民看到了菜月昴的正脸后,认出了他就是昨天来找工作的少年,虽然说着可怜,但是谁也没有要提供帮助的样子。

     
 人们不知道孩子们在圣殿到底接受了怎样的教育,因为在每个孩子离开时都会被喂下药水睡下,再醒来时,他们已经在晃晃悠悠的马车上,不记得去过哪里,师从哪位,只记得自己十五年简所学的知识,以及要回到家乡。

他会写诗,一手好字铁画银钩,过年的时候大家排队求他写对联。

佩特拉出现在人群中,拉着一个30岁出头在村民里还算清秀的父亲的手,佩特拉拉着父亲走到了人群的前面,当她认出了眼前这个躺着的少年就是昨天给自己吃薯片的菜月昴的时候。佩特拉转过头用祈求的眼神看着父亲。

     
终于到了村口,马车停下不在前行,少年们也只得下车,走进村里。首先下车的是为英气少年,他不耐烦的抱怨道:“这马车的设计一点都不合理,一路上又又摇又晃,车里面还空间狭小,真是不科学,不科学。”随之下来的少年有一双充满希望的眼睛,似乎在他看来,面前的不是自己多年未回的家乡,而是一片未曾开拓的沃土。最后慢悠悠掀起帘子,探出身子的少年则是一副忧郁的模样,一双纤细修长的手整了整自己的衣服,看着不远处村里来来往往热闹非凡的人群,眉头皱了皱。

他懂音乐,会拉二胡会玩古筝,偶尔露一手就能引起围观,村里的老太婆偶尔聊起他的时候就和现在的小姑娘说起周杰伦一样,眼睛里都是倾慕。

“——爸爸,这个哥哥就是我昨天晚上跟你说的那个。他没有死吧,他一定不会死的。”

     
不知道是谁首先喊出“回来了!他们回来了!”,反正当少年们反应过来的时候,男女老少已经把他们围了起来,他们看向少年们不断地问各种问题,亦或是彼此耳语交流意见评价,总之场面一片混乱。再看看人群中间的少年们,或兴致昂昂,或喜笑颜开,或一脸不耐,也是丰富多彩。

他会画画,没事的时候就在木桌子上铺一张白纸,用毛笔勾勒心中的理想乐园。

“——当然啦,善良的人一定会受到天神大人的眷顾的,他一定没事的”

     
 按照村里的惯例,三位少年在村子里参加了隆重的接风宴,全村的人们都为他们欢呼祝贺。整个村子从傍晚热闹到晨曦初露。终于,新一天的太阳从山顶出现,而整个村子才入眠不久。

他还会烹饪,据说是从小就贪吃,跟着家里请的厨子学了几手,做的菜芳香四溢,让人垂涎三尺。

佩特拉父亲向菜月昴走了过去。

     
 整个村子都很安静,只有偶尔的鸡鸣和狗吠,哦,还有一个轻缓又坚定的脚步声。昨日那最后下车的忧郁少年,带着自己还未来得及打开的包裹,又重新踏上了昨日还叫做归路的离途。若干年后,人们只偶尔听说,有位流浪的乐人,在山顶隐居,靠着山间的野果,也不知道活了多久。

他唯一缺少的,就是一点志气。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