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鹦鹉和**出去,**说:小偷我看见你了,放下武器交枪不杀。鹦鹉学会了!有一次一个人来逗它说:一加一等于几!鹦鹉不会!那人说:嘿嘿!你真傻。鹦鹉学会了这一句。鹦鹉被卖到银行见一人来取钱说:小偷我看见你了,放下武交枪不杀!那人愣住了。鹦鹉又说:嘿嘿!你真傻!

再过几天,我们已经摸着了规律,这个鹦鹉还是有点傻,目前只学会了那六个字,但仔细想想,它好像也有聪明之处,还真的看到有人进门了才说,不然就不说话。

  舒克想起了“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话,他决定化装一下,让人家看不出他是老鼠。

找了一个晚上,翻遍了衣柜,就连床底也翻开了…….

“手机丢了!”

鹦鹉和人
文章内容摘要:一只鹦鹉和**出去,**说:小偷我看见你了,放下武器交枪不杀。鹦鹉学会了!有一次一个人来逗它说:一加一等于几!鹦鹉不会!那人说:嘿嘿!你真傻。鹦鹉学会了这一句。鹦鹉被卖到银行见一人来取钱说:小偷我看见你了,放下武交枪不杀!那人愣住了。鹦鹉又说…

“爸爸,这只鸟,脑子坏了吧?”我笑道。

  “为什么不能大声说话?”舒克问。

欲望就像大海,别想着填满,在上面扬帆远航,顺便躺在船上晒晒屁股倒是不错!

天啊,手机被掏了!我的第一反应来的要比平时快,拔腿就追,简直与平常呆板迟钝的我判若两人。我大步跑出了门外,耳边传来一个人的吼声,“你的卡?”,脑子里完全过滤掉了那个声音。我没有方向,不知是向南还是往北我靠着脑海仅存一丝淡定,艰难的决定了一个方向。掏手机的小偷像腾了云驾了雾,看不见,摸不到,没有了踪迹。

当然,我们全家第二天确实去上坟了,令人惊异的是,我们回来后,鹦鹉也的确没有再说过话。

  “真是的,有什么样的妈妈就有什么样的儿子。”绿鹦鹉也跟着说。

不过,人想着改变倒是不错的。我干打井也会有累的时候,也会想过转行,一年下来不知道有多少次动摇的。

     
 我看到她漂亮的脸上漏出一丝很不屑很不耐烦的表情,这让我对她本该清澈如水的脸感到难过!在她的一一询问下,我做了本知石沉大海却又无路可走案件登记。待我写完,我发现身后排起了长长的队伍,这种感觉和刚才在银行里惊人的相似,奇怪的是后面的人都在说他们的手机丢了,漂亮的女警依旧显得浮躁不耐烦…

那天就在极为诡异的气氛中过去了,后面的几天倒也正常,可就在四天后的晚上,鹦鹉竟然又说话了。

  舒克钻进直升机,冲大家招招手,起飞了。 

你说:我写一本打井的书在打井群里卖好不?

“来,说一下情况!”

大概是爸爸在酒店上班的缘故吧,不过,爸爸怎么说都没用,鹦鹉就是不说话,我和妈妈到后来都开始笑话爸爸了,说他买了只傻鸟回来,还当宝贝。

  舒克看中了床头柜上那架米黄色的电动直升机,它有一副红色的塑料螺旋桨。舒克曾经从洞口里看见直升机在屋里飞过,很酷。

每年回老家过年,走亲戚时,听到他们一说,会觉得我们干的打井这行还真不错。

我心急如焚,两只脚像踩了风火轮,一路狂奔,不知多久,我感到喉咙掐住了空气,心脏热烈的将要蹦出,由跑变成了漫无目的的走。我绝望的望着灰色的天,筋疲力尽的想象着小偷动手前的细枝末节,想象着可恶的小偷长着一张人见人打的猥琐嘴脸,想象着小偷逃走后的不久良心发现意欲归还,想象着英明机智的警察一举将他拿下。

直到一年后的一天半夜,我们一家三口吃饭的时候,听到鹦鹉低沉着嗓音说了句:“你好,再见。”

  “我来救你!”舒克把头探出飞机,大声喊。他将飞机悬停在空中,离水面只有两寸远。可飞机上没有绳子,蚂蚁怎么上来呢?

免费的我又不想教,付费的我又担心,我教不出什么东西给你。

     
 后来,我独自走进派出所,报警!我看到年轻漂亮的女警拿出一个污浊油黑的本子,摊在桌子上,上面密密麻麻的记满了人黑色的字迹,有人名,有电话,有李二狗,有王大拿……

再看看,鹦鹉,也已经扭过头,看着客厅,但是不说话。

  “不是你劳动换来的,就是偷!”绿鹦鹉耸耸鼻子。

说不傻,三年前刚开始接触网络,也被坑了钱,去参加所谓的日赚500,学习了才知道,不是你笨,而是笨得可怜。

她自言自语的问我,

“有客人来了吗?”妈妈问道。

  舒克觉得肚子有点儿饿,他决定去找点儿吃的。舒克操纵直升机下降高度,他把头探出飞机,注意观察地面。

找不到,就不找了,一个是我妈的房租折子,一个是我父亲的折子,找个时间两个人再去深圳补办就是了。

     
小偷幻化成鬼,我看不见他,他却能看见我,并且他看着我咬着牙、握紧拳头挥舞,誓将小偷碎尸万段的憎恨模样,哈哈的笑着。他在天上,在地上,在房顶上,坐在老藤椅上,扇着蒲扇就着茶,眼看太阳,又瞟瞟我,哈哈的笑着,完全没有一副小偷该有的正经模样……

一开始的很长时间里,不论我们怎么逗它,鹦鹉都不说话,只发出一两声低低的鸣叫,这弄得我有些灰心。

  “你叫什么名字?”小蚂蚁问。

2015年10月23号  惠州  晴

很快,轮到我了,环顾了一下四周,看到其他两个朋友也刚好排到取款机位置,手里拿着卡准备往里塞。我不慌不忙的从钱包里拿出一张卡,精准的插入了卡槽,按照取款机的提示输入密码,等待着系统默认。当我把精神全部集中在取款机的时候,忽然感到裤子右口袋空空的,自觉不对,心里一紧,额头上沁出一圈冷汗……

我们一下子愣住了,之后就集体冲上去,大大奖赏了鹦鹉一番,可奇怪的是,它又不说话了。

  一听有花生米,舒克的口水快流出来了,他跟着妈妈爬上了餐桌,果然,桌上有一盘香喷喷的花生米。

网上,有个朋友想跟我学打井,我的意思要学打井技术干脆在当地找个打井的,给他干两个月活,不就学会了嘛?

“说重点!”

“这,这又有什么关系?”我话一出口,就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舒克忽然听到地面上传来呼救声。

赖玉超:真傻~

       
走出派出所,心静了几分,大概是绝望之后再次燃烧,忽又想起刚才的幕幕,心头像被剜了一刀。

我妈妈的爷爷很早就去世了,大概是在我妈妈四五岁的时候,也就是说,连我妈妈也记不清楚她爷爷的样子。

  舒克没想到自己家的名声这么坏,他委屈极了,自己干吗生下来就是只老鼠呢!舒克哭了。

跑业务时,天天在外面跑,他们做店面生意的,想出去逛街都难。

“小偷跑了!”

爸爸颤抖着说道:“你的意思是,爷爷回,回来了,而且,而且这只鹦鹉看见了它!”

  一听是蚁王,舒克赶紧从飞机上下来。

教训,要么花时间买,要么花钱买。

醒来六点了,还好,这是梦!

我小的时候,我们家是租房子的,后来终于攒钱买了房,我们搬进新房的时候,举办了一些仪式,还放了鞭炮,妈妈说,这是要让死去的祖宗能够认得地方,可以在天上保佑我们。

  “救命!救命呀!’

即赚钱,又钻孔,一举两得,爽!

手机丢了,吓坏我了!

我“嗖”地一下站了起来,发现鹦鹉正呆呆地看着紧闭的门,门那里什么也没有啊。

  “小偷!这么小就学偷东西!”黑暗里传来一个声音,吓了舒克一跳。

我父亲的存折丢了。

我思考着没有了手机咋办,首先得补办一张卡,还得把家里的烂手机拿出来了救救急,然后天真的期待着小偷被捉拿归案,然后生活回归正常!

不过,她奶奶经常和她讲,妈妈有时候也会和我讲,于是也模模糊糊地知道,妈妈的爷爷是个音乐老师,很有才华的一个人,却不幸死于肝病。

  “今大晚上,我带你出去,先认认路,以后你就可以自己去了。”妈妈一边说,一边磨牙。

一个你的执行力不够就把你呛得半死后面我才知道日赚500怎么回事,就是一个月有那么几天,突破的,其余时间是在铺垫。

我和两个朋友相约去银行取钱,进了一家银行,满满的都是人,ATM机有五个窗口,每个窗口后面排着长长队伍,但取钱的人一个比一个快。长长的队伍动起来就像游戏里的贪吃蛇,越往前走,后面拖的越长。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