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鼠生病 文章内容摘要:妹妹:“姐姐,这是什么?” 姐姐:“老鼠药。”
妹妹:“院子里的老鼠生病了吗?”…

小黑是一只老鼠,小白是一只猫。

昨晚妈妈给我包了饺子,放在院子里,

“快快快,他醒了!”金莲忙不迭地赶紧从王婆手里又拿了一碗汤药,左手扶起闷在被窝的武大郎,说着就又要灌下去。

新浦京官方网站 1

妹妹:姐姐,这是什么?姐姐:老鼠药。妹妹:院子里的老鼠生病了吗?

它们是邻居,从小一起长大,关系特别好,每天都在一起玩。

早晨发现饺子一个都不见了。。。

大郎开心的说道:“娘子,我就说老驴头儿卖的是假老鼠药吧,现在信了吧!”

图/文  简之宁

猫妈妈和老鼠妈妈都很担心这个问题,因为猫妈妈和老鼠妈妈斗智斗勇了大半辈子,从不敢放松对彼此的警惕。

随后发现面粉上的老鼠脚印,

王婆过来陪笑道:“要不就说还是大郎精明啊,否则咱非得被他坑一下不可。”

第一次发现车库里有老鼠是在去年冬天。我买了一些牛肉干准备寄给在外地上学的女儿。忘记什么原因了没有及时寄走,就暂时放在了车库里。

“作为一只猫,你怎么可以整天和老鼠一起玩?猫的天职就是抓老鼠你不知道吗?”猫妈妈每天都会痛心疾首地教育小白。

我妈气的,在那骂,

大郎咳嗽了几下说道:“被他坑一下倒无所谓,只是通过咱们买的老鼠药让我二弟送到府衙杀不了老鼠,我二弟差事可就丢了,幸好留了心眼,试了一试。”

几天后,我突然发现,那些真空包装的牛肉干竟然被撕开了,还有啃咬过的痕迹。这让我吃惊不小,第一反应是有老鼠!

老鼠妈妈也一样,它很担忧小黑的安全:“万一哪天它把你吃了怎么办?”

还说:早知道院子里有老鼠,昨天就在饺子里包点老鼠药了-_-||

娘子道:“大郎,快别说了,喝了这碗汤药,先缓缓病情。”金莲关切地说道。

再检查一下那袋大米,果然也被撕开了口子,有少许米粒洒落地上,看来也被老鼠光顾过了。

它俩才不管这些,每天照样四处去玩。一起抓鱼吃,一起偷主人家冰箱里的肉。

大郎怒道:“娘子!王干娘!怎么能这样!明天便是我二弟采购老鼠药送入府衙的日子,弄好了,咱们可以大赚一笔,何必在乎我一时的痛痒?快!把死活砍不掉价的老鼠张的老鼠药端过来!”

我丢掉牛肉干和大米,把车库里其他可食之物也全部转移。想着这回再无可吃之食,老鼠君应该不会再来了吧。

猫妈妈觉得小白一点都没有猫的气概,“看来得把破老鼠除掉,才能让小白意识到一只猫的责任。”

金莲无奈道:”不瞒大郎,我与王干娘见那老鼠张的包装华丽,药品色泽鲜艳,情不自禁地分了。。。“

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车库里地砖铺地,库门紧闭,老鼠是从哪里进来的呢?而且,车库里原来放过米的,一直都安然无恙的啊。

有一天,猫妈妈起了个大早,收拾收拾就准备出门。小白也被吵醒了,它疑惑地看着妈妈:

大郎震怒道:“都被你们吃了!你们俩腌臜菜!叫俺兄弟可怎么办啊!”

朋友听了后帮我分析道:“它应该是在你入库出库时打开车库门的那一刻溜进来的。”天哪!那也太精准了吧——我对此表示怀疑。难不成它一直守在门口,就等我开门的那刻呲溜一下钻进来?可我从未在小区里发现过老鼠呀!

“妈妈,你去干嘛呀?”

王干娘也一脸歉意道:“大郎啊!你看,连老鼠张的药也不行了,掺假之风太过,真是世风日下啊,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算了,我就实话实说吧,我去了紫石街角的王半仙那里,大娘子一并去的,王半仙给我们送了一条仙人指的路,这条路上有一个锦盒,花了二两银子,说是盒子里头有王半仙豢养了半辈子的神兽,你知道的,王半仙很灵的,你看盒子我都带过来了!”

不管怎么说,我寄希望于车库里没了吃食,老鼠能够自来自去。有好几次,我开车走后,特意不将车库门全部落下来,留下一道缝隙,希望车库里的老鼠从那里逃走。

“买老鼠药!”

大郎震怒之际,听到这话又把埋在床内的脑袋转了出来问道:“盒子呢!”

本是给它(们)——我断定不是一只——留了生路的,可是,它们不知是抱着什么信念,宁可饿死,决不逃生——我很快就发现了它们新的活动迹象。

“老鼠药?!小黑生病了吗?”

金莲哭的正梨花带雨柔声道:“就在院子里停着呢,有好多小窟窿,可能是一群,嗯,反正我也说不好是啥。”

女儿有一阵子热衷于自己种菜,在网上买了好多蔬菜种籽,又去超市收购了好多泡沫箱子。然后我和她扛着在网上买的一把铁锹,拎上一堆塑料袋,到楼下的小树林里去挖土。

小白赶忙跑下床去,敲小黑家的门。

大郎惊讶道:“多大的盒子啊,停在院子里?”

我们俩一个在树林里挖土,一个往楼上拎土,轮换进行。后来实在拎不动了,决定就种两个泡沫箱子。再下楼时,发现铁锹不见了。心下窃喜,这回想多种也没工具挖土了。

“小黑,小黑,你生病了吗?”

王婆道:“像个轿子!而且王半仙再三叮嘱只有送到县衙才能打开,他还说他自己的命与紫石街风水有冲,先搬走一段时间,过一段时间再回来。”

那个大泡沫箱子种了小葱和薄荷,小泡沫箱子种的香菜。小葱和薄荷非常深沉,一个芽儿都没出。香菜倒是长出来了,细细的嫩嫩的,最高的有两三寸高呢。

门嘎吱一下开了,小黑懵懵地看着着急的小白:“我没生病呀?你听谁说的?”

大郎道:“看来只有这样了。”

女儿爱惜得跟什么似的,每次做菜最多给我掐三根。我看看掌心中那三棵可怜的苗苗,什么也没说,飞身到楼下买了一把尺把高的香菜,棵棵枝繁叶茂,大刀阔斧地切了一堆。

“我妈妈说要去买老鼠药,我以为你生病了要吃药呢。”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县衙的鼠患终于平定了。

新浦京官方网站 2

“啊哈,猫阿姨记错了吧,我没有生病呢。”

武大因为盒子里的东西而受到县丞的褒奖,还被评为“最有生物学头脑的捕头”、“食物链的司法者”等光荣称号。

破纸而出的小仓鼠

老鼠妈妈在洞里听到后,大吃一惊:“没想到它这么歹毒,看来我也要行动了。”

而武大在武二出差的日子里,因为不愿意浪费,食用了过期的老鼠药七窍流血而亡。

有点扯远了……接着说老鼠。话说女儿买了一大堆泡沫箱子准备开始她的种菜事业,结果只用了两个,其余的都放在车库里了。有一天,我发现地上有一些细碎的白色泡沫。起初并未在意,后来发现越来越多,才想到一定是老鼠干的。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