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人去吃火锅,3岁的外甥女霸占了整瓶可乐,我:“宝贝儿,来,可乐给我喝点吧!”

1、小侄子递给我一张火锅店印的50元的抵用券问我“小叔,你看这个能买东西吗?”我假装很认真的说:“能啊!楼下超市就能用。”然后他小手一挥说到:“那你拿去给我买点零食,剩下的你买包烟吧!”我。。。

图片 1

 我外甥属龙,今年四周了,一如大众小男孩般的淘气,又不同于其他的小男孩,他淘出了自己的特点。

外甥女嘟着小嘴,说:“姑姑,可乐喝不饱的,你还是多吃饭饭吧!”

2、儿子要钱买零食,回家说:妈妈,给我一块钱,学校买资料!妈妈边给钱边问她:这“资料费”只要一块?买零食都不够吧?儿子连忙说:够了够了!够买盒口香糖了。。。

文/double              图/网络

 我外甥女今年二月降临人世,如今半周多,比他哥哥还犟的脾气已有雏形,稍有不顺心就大哭大闹,简直就是个祖宗。

我。。。

3、吃饭,三岁半的外甥女霸占了整瓶可乐,亲戚故意逗她:“月月,可乐给我喝点吧!”外甥女嘟着小嘴,一本正经说:“可乐又喝不饱,你这么大人就不要跟小孩抢了,还是多吃点饭饭吧!”我。。。

我是一个快乐的家庭主妇。

 说起来也奇怪,我从小到大都不喜欢孩子。我妈说,我像我外甥这么大的时候,如果我妈当着我的面报别的小孩儿,我就会大闹,不让我妈抱。这说明我不喜欢孩子是天生的,在我还是孩子的时候我就不喜欢孩子。在我看来,孩子都是奇怪的外星生物,他们有跟地球人完全不同的脑回路,而且讨厌至极。

4、小侄女幼儿园让做家电小手工,我给拿彩纸糊了个电视。第二天送到校门口,看到其他家长作品,有纸冰箱,纸洗衣机,还有个纸糊小汽车。。。我怎么有种上坟的感觉。。。

每天除了看孩子,做饭,收拾家,最大的爱好就是看国产家庭伦理剧。比如说我正看的这部——拥抱星星的月亮。

 但是在我外甥临出生前,我却异常期待他的降临。当时我姐姐并没有查是男孩还是女孩,说生出什么养什么。于是我上着课经常想,到底是外甥还是外甥女呢?

5、三岁儿子做错事被我揍了,他讨好似的亲了我一口,我想让他认错,说:你以为亲一口我就能原谅你吗?于是他又亲了我一口。。。

今天是拥抱星星的月亮大结局,我坐在电视机前听着片尾曲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久久都不能平静。

我第一次会好奇刚出生的宝宝的样子,第一次期待他喊我舅舅,第一次用我拙劣的美图秀秀技术,费劲脑汁的给一个小宝宝做艺术照片,虽然都做的很烂,毕竟是用美图秀秀。

心爱的电视剧结束了,我看着用光的纸抽,心里空涝涝的,干点什么好?

这大概就是亲情的魔力。

“喂,李姐,对呀,那一对儿是我介绍的。今年年初就结婚了,日子过得可幸福呢。”

图片 2

“嗯,好,我帮你看着,有合适的我留意一下。”

他只有这么高

李姐来电话,让我给她姑娘雪碧介绍对象。

然而我依旧“讨厌”这个小屁孩,他会不听话,会哭会闹,会把我弄的心烦意乱,让我忍不住在他的小屁股上“抚摸”两下,或“轻轻”拍掉他乱抓乱弄的手,这些都是合理的亲情教育。

对于介绍对象,我信心满满,去年年末我非常成功的介绍了一对儿,他们认识不到两个月就登记结婚,还请了我这个红娘出席婚礼。

于是我体会到一种纠结,叫看不见想,看见了烦。

为什么说非常成功?是因为我没见过比他们再合适的一对儿,男有财女有貌,珠联璧合,佳偶天成。通过我的介绍成就了一桩幸福美满的婚姻,我特别骄傲。

在学校里,偶尔看见差不多年纪的职工的孩子,或者出去玩路过铁大幼儿园,我都会想起那个小屁孩。在很久之前,我说过以后自己的孩子都不想养,在我外甥出生之后,我发现我也会喜欢孩子。

可能我天生就有当红娘的命。

但是我俩见面不超一小时就呆够了,我烦他胡闹,他烦我管他。

我很高兴李姐能找到我,我有信心,能给李姐家漂亮的雪碧找个好男人。

我不让他哭,不让他乱发脾气,不让他吃彩色糖果,因为有色素,不让他和可乐,因为会影响长个。

我仔细翻查手机的联系人,斟酌半天,没找到合适雪碧的男孩。于是打电话挨个询问我的亲朋好友。终于三天之后,被我发现了一个好男人。

于是他烦总爱管他,不像姥姥姥爷那么宠他。

可乐是博士,家庭好,房子在市中心,长得帅,可抢手了。当然了,这么优秀的男人肯定要挑姑娘,你那姑娘啥条件?”我七舅老爷三外甥女趾高气扬的在电话那头大声嚷嚷。

但是他不经常喝可乐,他跟我姐说,小舅说了,喝可乐长不高。

雪碧长得漂亮,白净儿瘦溜儿的,一米七多的大个,家庭条件也好,现在在一家奢饰品店做店长,月收入过万。”我听不惯七舅老爷三外甥女那种显吧的语气,用更耀武扬威的声音回答她。

他依旧像别的小孩一样,容易突破我的“底线”。比如在大街上走着,他如果不听话,我真希望突然来个卖小孩的给他掳走算了。但我又一刻不敢让他离开我视线,感觉任何试图靠近他的人都不是好人,如果有人多看他两眼,我会直接抱起他来走。

“那就见面吧。”

曾经做梦梦到他走丢了,我抱着他的照片跪在人头攒动的十字街头,嚎啕大哭。

我连忙把可乐情况和李姐说了一下。听到男方是博士,有大房子,人品也好,李姐特别开心,着急的催我张罗雪碧可乐见面。

我外甥有个很别扭的性格,他会跟他妈妈说他想舅舅了,会问姥姥舅舅什么时候回来,但我给家里打电话,他从不主动说想我,非得我问。如果我突然去幼儿园接他,他会说想我了,但如果他知道我在家,或知道我什么时候到来,他就不会跟我说想我。

一个礼拜之后,在我的安排下,可乐雪碧,我和李姐,来到一家火锅店坐了下来。

有一次我回学校,拉着行李箱往外走,小屁孩正在院子里玩水,早上被我训了一顿,一上午没搭理我了。我跟我姐我妈说我走了,看他还在玩水,就没理他。我走了两步,突然他在后面喊,“小舅,加油啊!”

可乐,你买的房子在市中心哪儿?”李姐边涮肉边头也不抬的问可乐

我回头一愣,我姐姐笑着说,“他这是不舍得你走。”

“发财小区。”

我笑了,走过去摸摸他脏兮兮的头,“嗯,我加油。”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