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只是,此次快播被查,无疑为其敲响了警钟,电影站长圈人人自危,网站运营也更加谨慎,不少网站的尾部都附有这样一行字眼:本网站提供的最新电视剧和电影资源均系收集于各大视频网站,本网站只提供
web 页面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回答:

图片 2

从庭审上看,公诉人完败,王欣的表现相当好,目前网上舆论一边倒的认为快播冤枉,技术无罪,那么,实际上是么?

但是,快播在获取了巨大的用户之后,就应该意识到他们的这种打擦边球的内容不会长久。淫秽色情的内容不管在哪个国家都是受到管制的,不可能长期靠这种上不得台面的内容来经营。你还弱小时或许问题不大,但成为一个坐拥有几亿用户的客户端后,还是这样的内容就不会不引起监管层的注意。因为你的危害性是呈放大态势的,

  「一夜暴富的时代不存在了」

所以,从技术层面,打破垄断的层面,作为一个快播曾经的用户,在感情上站在了快播一边。但不得不承认,它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色情和盗版内容的传播,从这点来看,它带有原罪。

由快播所想到的一些基本情况

技术创业者们,好好做自己的产品,王欣的路数你们学不来,他的杯具和你们也没关系。

所以,快播在获得庞大的用户群体后,就应该逐步的转型,考虑洗白事宜,但是我们看不到快播这方面的操作。当年国内一些影视网站站长因传播淫秽色情而被抓时,快播就应该意识到他们的行为也是有可能被处理的。当后期监管层传达出明确的整顿信号时,百度对旗下的百度影音迅速做出了调整,将和快播类似的业务完全停掉了,进行自身整改。

  

电影爱好者与“狼友”最爱

我是一位97年的2B青年,自然也是快播的粉丝,快播当年给我带来许多福利,比如我们可以看任何免费与国外电影,还有男人喜欢的“爱情动作片”

技术是好,可是对于电影制作方是一次打击,他们投资了几个亿去拍电影,打算靠电影票,版权费赚钱的,结果被人破解分享出去,变成免费电影,人人都可以看,这样市场经济也就乱了。

涉及“色情”,快播不仅仅没有版权,还涉及“色情”这是个重灾区,在我们国内是不能有的,快播监管不住,也不愿意改变。

当时快播也做的很大了,完全可以转型的,互联网套路你懂的,可快播却无动于衷,不知道是不是为了造福广大网友。

2B青年的我欠快播一个会员,你呢

回答:

图片 3

曾经战无不胜,所向披靡,几乎占领整个欧洲,最后却惜败于莫斯科城下的拿破仑曾有一句(包含着光荣与梦想)的名言——世上只有两种力量:利剑和思想。从长而论,利剑总是败在思想手下。

霍小姐以为,将当年无所不能,风靡一时,堪称彼时国内最牛逼视频软件“快播”,比成“攻城拔寨”,抢占市场的一把“利剑”,也还算是比较恰当的!

与拿破仑兵败源于思想(战略)一样,王欣的完败,以及快播从诞生到消亡只用了短短7年,“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二者的可谓“殊途同归”也是始于“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的战略决策思想问题。

请看下反映当时快播发展的两组惊人数据:

早在2011年,“快播”已经成为全国市场占有量第一的播放器。

截止2012年,快播播放器总安装量已突破3亿大关,而那个时期中国的网民总数只有5.38亿。

也许是当时互联网产一日千里的迅猛发展,也许是爆炸式、跳跃式之用户增加,带来的极度思想膨胀,让“快播”在巨大的市场利益面前,忘记了法律的威严,甚至不惜“踩踏”着法律的红线(指盗版和侵犯知识产权)疯狂开拓、抢占国内市场。

图片 4

但是千万别忘了,作为“市场游戏规则”制定者的法律之神圣尊严不容践踏,在经历一番极速发展的自得和忽视后,悬在王欣和快播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重重落下:

2013年底,国家版权局认定快播构成盗版事实,不仅开出25万元罚单,而且责令其停止侵权行为。

2014年4月,快播公司因传播淫秽信息被查封。

2014年8月,在境外潜逃110天的王欣锒铛入狱;

2016年9月,王欣以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被处以3年6个月刑罚。

图片 5

快播,作为一种播放器,从诞生至今,已经有了数亿用户,随着快播老板王欣以及几名高管受审,意味着免费播放时代的结束。

快播之前的成功根本不是技术的成功,有迅雷,电驴在前,快播根本没有新的技术突破,之所以能快速发展成为现象级产品,一直都是走擦边球路线,走色情推广路线,靠着巨头不敢碰的领域崛起。
今天,在蠢笨的公诉人面前,快播俨然成了所谓技术创业团队在恶法面前的杯具,这个对踏踏实实做技术做产品的人来说,是不公平的。

回答:

  [核心提示]
快播曾以其强大的用户群建立起自己的商业生态圈,快播倒下后,生态圈内的电影站长开始尝试转型之路。

回答:

快播为什么会死掉?

为什么公诉方说快播的服务器缓存里70%都是色情视频,是不是说中国人70%看视频都是色情内容?真没那么夸张,这里唯一正确的解读是,因为快播大量依赖色情网站做产品的安装推广,才导致其缓存内容色情视频为主,王欣说不知情?才怪。

问题:快播输在那里了?

  站在快播身后的,是一批依靠快播起家的电影站长们,据了解,国内仅仅是依靠快播做盗版影视内容的网站就多达万家,如果一个电影站做到每天
100 万 uv(unique visitor
的简写,是指不同的、通过互联网访问、浏览这个网页的自然人。),那么一年可以做到
1000 万左右的收入,目前年利润过千万的电影站大约有 10
家左右,年收入在几十到百万收入的大约有几十家,整个盗版在线视频市场规模在
3 亿人民币左右。

还有一个问题是关于技术有没有罪的问题。“技术无罪。”当时王欣在法庭上也是这么辩护的。快播的技术指的是P2P,就是点对点传输。用户使用快播去看视频,视频内容是第三方提供,快播只是一个播放工具。

近几年国家打击盗版力度越来越大,高调声讨百度及快播侵权问题,百度影音提前转型正版。

我个人实际上并不希望王欣坐牢,毕竟希望国内的创业者不要承担太大的风险和心理压力,同时我也不认为快播是个坏产品,但我不认为他是悲情英雄,快播的成功的的确确一直是靠色情推广,和技术多大的关系。

快播能够在当时做到第一播放器,确实厉害,国内的企业文化一定不能脱离国家的监管,不管你做的再大再好,一定要遵守国家法律法规和政策措施,不能脱离国家法律法规,快播如果及时发现和解决问题,就不会造成最后的结果,所以我们做企业一定要遵纪守法。

  2007 年成立的快播凭借其自主研发的准视频点播技术、P2P
技术和可以支持多种格式的视音频播放器,成为网友眼中资源丰富、快速播放的代名词。

而且很多用户使用快播,几乎不用花费一分钱,它和现在动不动就让你充值会员,动不动就90秒片头广告相比,简直是个良心产品,人们当然有理由怀念快播的时光。

2016年伊始,网络上并太平静。1月7日上午深圳快播科技有限公司CEO王欣以及公司三位高管吴铭、张克东、牛文举在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受审。

当时的情况是,几乎所有中文色情网站的色情视频播放,都提示要先安装快播,这种色情捆绑的规模可以说是相当巨大的。色情站长为什么要帮快播宣传呢?原因很简单,每个安装都有可以分到收入的。那么这些快播是否可以说自己只是提供了分销平台,而对流量来源不知情呢?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